南昌雅思

每天打卡背單詞 還是學不好?真的有語言天賦這一說

發布日期:2018-04-25 作者:南昌新航道學校 點擊:

我的大學校友小張,或許是大部分中國人“學外語”的縮影。

小張憑著自己的努力從二線城市的重點中學考進北大,有著好學生的聰明勁兒以及肯努力的狠勁兒,成績一直名列前茅。然而英語卻總是她心頭的一個結。

她的口頭禪是“沒辦法,必須得學啊?!?/p>

她的包里總裝著一個勾劃得滿滿的單詞本,拇指寬的便利貼把書的輪廓擴大了一圈。業余時間她都逡巡在各類英語補習班之間,半夜會在人人網上更新狀態說“今天又刷了3套雅思聽力”。

她看起來仿佛是用盡了一切與考試、做題相關的招數,卻依然一遍遍說著:“我英語太差了?!?/p>

可是后來她雅思考了7.5分,去了英國的 Top2。我們也順理成章地在倫敦再次相見。

我興致勃勃地推薦了一直想去的印度菜、意大利菜和土耳其烤肉,她卻面露難色。

“哎呀,我們還是吃中餐吧?!?/p>

囁嚅了一陣她才吞吞吐吐地說:“不是我不喜歡吃這些啦,主要是我不太看得懂菜單……覺得挺麻煩的?!?/p>

說實話,我非常震驚。因為她平素展露出來的學霸氣質,并不能解答她為什么會“英語不行”。

我去翻了翻她的社交網絡,除了英語學習打卡,其他所有都是中文世界相關的內容——即使她已經在英國呆了好幾個月。她的社交圈子也僅限華人。

她苦笑著說:“哎,我不像你,我沒有語言天賦啦?!?/p>

那我就有語言天賦了嗎?

我仔細想了想,似乎并不是這樣。

我的父母幾乎不會任何英語,我母親高考英語26分(不過那時候并不是所有專業都要求學英語)。我是三代包括旁系里面唯一掌握超過3門語言的人——雖然也都稱不上精通,但我的確從來沒有過小張那樣不愉快的經歷,也從來沒徹夜背過單詞。

所以,語言天賦到底是什么呢?那些學不好英語的中國人,真的是因為“沒有天賦”嗎?

真有“語言天賦”這種東西嗎?

我翻看了一些研究,發現“天賦”這種非常玄乎的東西,就如同天生的爆發力和耐力(白肌和紅肌的含量/比例)、對酒精的耐受能力(是否有抑制乙醛脫氫酶活性的基因)一樣,也是可以拆解的。

在教育心理學領域,如何解釋一個人的語言天賦,并不是靠一個人學了多少語言的意識流。

我們所說的“語言天賦”,一般指的是“第二語言”習得時,一些天生的特性在大腦生理層面的反映。

而這種所謂“天賦”,也需要放到語言學習的各個方面來理解。

神經生物學家在進行了大量語言相關研究之后得出結論:對于語言的掌握,在“語音”和“語法”上體現出來的對“天賦”的需求,是截然不同的。

人從出生到差不多一周歲左右的時間,如果沒有大的發育缺陷,可以習得任何人類語言。

小嬰兒能夠聽出語音間非常細膩的區別,這與他/她是否會說話、說什么話都無關。然而這種稟賦,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消失,當他們習得母語(有可能一個、有可能多個)時,大腦負責語音的皮質區就漸漸被這種語言所“定型”了。

而人們長大之后在語音上識別和模仿的能力,很大程度上要依靠天賦,只因這更靠近大腦生理上的本能。

1980年代,語言學習的主流學者們提出了一個“關鍵階段假說”,認為過了一定年齡之后再學第二語言,不可避免會殘留母語口音。

雖然這個說法現在遭到了不少批評,但在語言學習方面,如果說有所謂“天賦”,那么作用的多半是語音,而不是其它的一些方面。

一定要打一個比方的話,這種“天賦”就像樂感——有的人天生耳朵靈,或者音準強。樂感很難通過后天的訓練去彌補。

研究同樣表明,在語法、詞匯和表達等方面,大量的學習者,無論年齡,都能展露與母語者相符的水平。

也就是說,如果有合適的學習方法,外加積極的學習動力,一個人的語言學習并不會被所謂“天賦”束縛太多。

“地道”英語?不存在的

這么看來,“沒有天賦”的自我怨念,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國人對于語言學習的誤區所造成的。

比如語音。

小張最忌諱的就是自己開口時會“一口中國口音”,這仿佛是她拒絕和其他國家人社交的重要障礙。

而她在英國認識的華人朋友也總會成為她口中“口音這么重還總去 party鬼混”的反面例子。

“可是,我認識的意大利人和法國人口音也不輕啊?!蔽覍λf。

我從沒見哪個意大利人或者法國人為此而自卑,他們課上課下依然和英國人美國人談笑風生。

我在奧地利的朋友有一個19歲的侄子,性格非常害羞,卻依然用他“德味兒”濃重的英語,想要跟我探討中西文化的區別。

而我們從小接受的英語教育,卻一直把“地道”吹噓成第一位——“地道的表達”、“標準的美式/英式口音”成為了英語培訓機構承諾的標配。

然而,語音只是語言學習中的一部分。盲目追求“地道”,不過是為了填充一種“我說得很好”的虛榮心罷了。

許多人沒有條件在幼兒園的時候就開始接觸英語,錯過了語音習得的黃金時期,后天卻將大量時間浪費在“模仿別人的口音”上,并會因為口音不地道而自我否定、拒絕交流。

問題是你明明長著一張亞洲臉,又何苦要別人用母語者的標準來要求你呢?

不追求語音的“地道”,當然并不是鼓勵去學“啞巴英語”,而是要充分了解自己的優勢和劣勢,更不用被那些“贏在起跑線”的宣傳瞎忽悠。

語言學習領域甚至有個名詞,叫“Joseph Conrad現象”——這位波蘭裔小說家,對英語的運用已經達到了行云流爐火純青水的地步,甚至比母語者也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然而,與他出眾的語言才華相對的,是他完全不“地道”的發音:始終帶有濃重的波蘭腔。

他的出現,也讓語言學家意識到,語音和語法,在語言學習中是完全可以被獨立看待的。

是時候學第二外語了

一旦擺脫了“年齡”和“天賦”的束縛,學習語言就不僅僅是學生時代的事情,而是一個我們隨時都可以開始進行的事業。

而學的語言,也不僅限于英語,更千萬別以為自己找了一個“不需要用英語”的工作,就可以躺在中文里一輩子了。

有不少大齡掌握多門外語的例子。

比如季羨林不僅寫得一手好文章,扎實的語言學習功底也讓人敬佩。他研習過莎士比亞(英)、歌德(德)和塞萬提斯(西班牙)等西方文學名家,更學了梵文、巴利文和吐火羅文。這些都是他在研究生涯中一點點學會的,可不是什么幼年天賦異稟。

而更打動我的,是一位我在英國做志愿者時認識的女士 Nancy。

她年過50,女兒早已獨立,卻依然“少女氣”滿滿地跟我談論著她的計劃。

她是某語言學習 App的忠實用戶,每天早上起床和晚上睡覺前堅持用這個App學15-20分鐘,現在已經把西班牙語、德語和意大利語都“打通關”了,正開始學希臘語。

“或許一開始只是興趣,”Nancy說:“但一旦開始之后,我發現四處都是機會,仿佛新世界的大門向我打開了一般?!?/p>

她完成了 App上的德語課程后,已經打算明年移居柏林,去德國當英語老師;而西班牙語則是她過去在學?!皼]好好學”的語言,到了50歲居然能撿起來,現在沒事兒還會去接幾個來逛倫敦的的西班牙旅游團賺外快。

而除了實際的用處之外,第二甚至第N語言的習得,也是一種思維的歷練。

現在在語言學領域較為流行的沃爾夫假說(又稱為語言相對論)是關于語言、文化和思維三者關系的重要理論。

這個理論認為,不同語言所具有的結構、意義和使用等方面的差異,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使用者的思維方式。

比如,英語使用者更傾向于使用“分析式”的思維方法,而漢語則是更強調“整體性”的語言。學習英語就能使人更擅長使用分析和分類的邏輯思維。

越來越多的研究也表明,雙語或者多語的經歷,會對大腦產生深遠影響,并提升和語言無關的認知能力,甚至還能預防阿爾茲海默癥。

雙語經歷首先能提升大腦所謂的執行功能——讓大腦更好地指揮我們規劃、解決問題(包括忽略干擾、保持注意力集中、隨意轉移注意力和在腦海中儲存信息等等)。

而且,雙語者觀察環境的能力更強,觀察效率也更高。

話說回來,所謂“語言天賦”也僅僅是一種西方的、現代的文化建構而已。

在有些國家,人們根本不談“語言天賦”或者“語言學習”這些大詞,但每個人都會說好幾門語言——你會猜是哪國?有好幾門官方語言的瑞士?有商貿傳統的荷蘭?還是教育系統極其優秀的北歐?

錯。正確答案其實是印度和南非。

在印度一些民族混雜的邦,一個小孩會說四五門語言非常不稀奇。

而南非也是這樣。著名脫口秀主持人崔佛·諾亞(Trevor Noah)就熟練掌握祖魯、科薩、塞索托、聰加、南非荷蘭語、英語和德語等語言,他這樣描寫自己是如何“學會”這些語言的:

“我們一群學生在一起,各自來自不同的部落,有不同的母語,一會兒我們說祖魯語,一會兒又切換到科薩,一會兒又是別的什么語言。然后我就會問你們說的什么,他們就跟我解釋。就這樣一點點把懂的和不懂的逐漸結合,就學會了?!?/p>

崔佛在著名的《每日秀》里依然用他自己的口音主持(雖然他模仿能力超棒),人們只會將他的口音形容為“可愛”。

而在硅谷的中國工程師,卻自顧嘲笑印度阿三的咖喱味英語聽不懂,自己卻惜字如金,浪費了上升機會。

要知道在硅谷,印度裔工程師和華裔工程師在 entry-level平分秋色,但一旦到了高層管理崗位,印度人份額卻大大超過華裔。語言,毫無疑問是其中關鍵因素。

也顯然,學習語言絕不僅僅是為了應付考試。

但應付考試,或者說追求一個好的成績,恰恰是中國大部分人英語學不好的命門。他們忽視了語言最基本的功能——交流。

你費勁千辛萬苦考到了雅思7.5,到了英國酒吧里卻點不來一杯啤酒,那學這個英語又有什么用呢?

交流,才是語言學習的根本,也可以說是“動力”的主要來源。

根據我的經驗,有自己主動學習外語意愿的人——不管是為了看懂韓劇,還是為了去西班牙旅游,根本動力都來源于“交流”。

“聽懂”、“讀懂”、“能夠對話”所帶來的欣喜與反饋,比任何考試分數,乃至遠大的職業規劃都要管用。

與其從早到晚背單詞,倒不如敞開心扉、帶著寬容和開放的態度去理解和交流。有了表達有了交流,才有“可持續發展”的學語言的動力。

雖然我的英語水平比小張也好不到哪去,但我學習的成本和痛苦度卻比她低了不少?!敖涣鳌钡挠€支撐著我在英語之外,又學會了日語、德語(目前正在考慮第五門語言學什么)。

像我在學德語時,就會有“今天學到的德語語法,能夠用來表達我對英國菜的憤怒”這種成就感。

而到了真正交流時,語法和用詞上的小瑕疵根本不值一提。

我常常說,人們都抱怨德語很難,那是因為德語的規則非常復雜——想要“完美不犯錯”地說德語,或者讀懂“一個自然段只有一個句號”的句子,當然很難。但是與人對話、自己瞎寫點兒啥、或者看德語生肉視頻,都并不困難!

學語言帶給我的,并不是好看的履歷或者分數,而是抱持一種開放交流的心態,去了解、去傾聽、去訴說。

如果我不會英語,根本就沒辦法認識那么多不一樣的人,也難以展開我現在所做的工作。如果我不會日語,那我會錯過多少有關偶像和動漫的一手資料……如果我不會德語,那我就無法和下奧地利的老夫婦共度圣誕節,聽他們聊一些我可能永生難忘的事。

我想,這些比什么都值得。

所以,當你覺得自己好像“學不好”一門外語時,或許先不用急著打卡背單詞,不妨停下來問問自己:我是否已真正做好準備,用這門語言,去打開一扇新世界之門?

南昌新航道學校www.156459.live專業從事于南昌雅思,南昌雅思培訓,南昌托福培訓,南昌托福, 歡迎來電咨詢!

相關標簽:南昌雅思,南昌雅思培訓,南昌托福培訓,南昌托福

最近瀏覽:

在線客服
分享
福州麻将玩法 股票交易数据下载 2015年股市五月 北方华创股票股吧 2019股票型基金最新排名 股票模拟软件 股票开盘时间几点 炒股app排名 海量数据股票行情 今日山东黄金股票行 上证指数今天多少点